聯絡我:nerdjellyfrog@gmail.com

IMG_1863  

      到紐約市旅遊5日,恰巧為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 (La Vie d'Adèle)在美上映首週,當然我也忍不住去看了第三次,在影院前除了電影海報外,還另外放了一張紐約時報影評的大字紙板,這篇是我近期看過最好的評論之一。文章裡面提到了電影裡提到的很多文本(這是被大多數影評忽略的部分。我自己是在看到這篇報導的前一天,整理筆記時才意識到這些文本與電影的關聯),包括電影中Adèle很喜歡的作品《La Vie de Marianne》(電影除了改編Julie Maroh的圖像小說外,亦有部分是其實是改編了Pierre de Marivaux的這本書,由原文電影標題可見端倪,英文版標題可以說是完全抹殺了這個巧合。Kechiche可能是Marivaux迷,他的《L'esquive》(愛情躲貓貓)英文版譯名也用了Marivaux另一本書的書名Games of Love and Chance)、沙特《L'existentialisme est un humanisme》及希臘悲劇《Antigone》。接下來會寫看第三遍的心得感想,這次劇透的部分可能就頗多了,想保持觀影樂趣者請自行斟酌。

 

      初生之犢:故事的開始,Adèle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孩子(對比之後的成人階段,可看出演技的層次),頭髮凌亂、心不在焉、吃個不停;她是白紙也是黑洞,吸收一切,吞食一切。看著她一點一滴成長,逐漸失去天真,步入不可避免的愛情悲劇,實在令人不忍與心碎,卻是必經的過程(此處用到Antigone部分文本)。她多次提到她討厭學校及老師給她的規範、束縛,參加抗議遊行之後,是她成長的一個開端,開始扛起所謂的「社會責任」,學會反抗現狀,進入未知的世界、領域,亦要顛覆社會傳統、既有印象與偏見,戰勝恐懼。勇氣,愛的勇氣,冒險的勇氣。人生的冒險,身體的探索;身體的冒險,人生的探索。

 

      如夢:交換眼神的一瞬,一切已注定(此處用到La Vie de Marianne文本)。對Adèle來說是一見鍾情,對Emma則是似曾相識。初聽到愛人姓名的片刻,羞澀不敢直視愛人的眼神,愛人離去時,怕她就此消失在生命中的悵然若失,再次相遇時一顰一笑都在發光的喜不自勝,世界因著妳而改變,或者,妳就是世界。Emma是Adèle的mentor與解放者(用到沙特文本),太完美的存在,任何的階級、個性差異在熱戀時期都不是問題,Adèle刻意迎合Emma的品味,便是日後分手的導火線。性愛中,Adèle從一開始的被動接受到主動冒險。忘情時刻眼中只有妳,靜靜躺在愛人旁享受着激情餘溫,有了妳就圓滿,因妳而生,My Love, I'll give you all I've got.(第1章為Adèle的15-18歲,Emma約20-25歲

 

      Nothing Lasts Forever:第2章的開端,Adèle為了Emma,斷絕與保守的父母來往,離開所有不能接受同性戀情的朋友,為了Emma,她幾乎放棄一切。兩人同居已有好一陣子(此時Adèle約25歲上下,Emma約30歲上下),在Emma的藝術家聚會上,她格格不入,手足無措,早已暗示兩人是兩個世界的人,Adèle入世而主內,Emma出世而主外(其餘在電影中對比的暗喻還包括:剛與柔、美國與法國,似乎都暗指男與女和Emma與Adèle的差異),Adèle在聚會上被問到想不想要小孩時,態度明顯閃躲,或許是怕Emma不想要小孩(但諷刺的是,最終卻是Emma先有家庭與小孩),事事以Emma為中心,自己卻極其孤單。對偷情的迷惘,在愛人面前的公然說謊(Adèle在片中兩次說謊,一次是否認自己是Lez,另一次便是否認有跟同事上床),想維持關係,更想保護自己。她極盡所能內化失戀傷痛,在工作上保持專業,但面容之憔悴,一見可明,情緒也影響到她對小孩的耐心,變得焦躁。故地緬懷,細數多少甜蜜回憶的蒼涼寂寞。水的淨化與進化,讓事情澄明沈澱,卻沒能帶走她的惚恍與肝腸寸斷。

 

     重逢:依照對話細節透露的劇情發展(用的手法非常高明),兩人分開大約有1-3年。分開後的第一次見面,Adèle緊抱住Emma,太多羈絆,放不了手(可看出Adèle對Emma有多死心塌地,癡迷癡戀)。但畢竟經過多年,無論是樣貌或是口味早已變了太多,Adèle無法忍受兩人不再觸摸彼此,見不到彼此,呼吸不到彼此,無法控制想與Emma親熱的衝動(還開了一個原本應該不是玩笑的玩笑),而Emma最初雖然閃躲,卻仍有餘情,依依不捨(兩人雖許久不見,卻仍能點燃彼此慾望)。Adèle問了Emma關於孩子的事,出乎她意料,Emma跟孩子處得很好(此處Emma透露了一個更讓Adèle崩潰的事實。咖啡廳整段的對話都寫得極為傑出),Emma回問Adèle有沒有「男友」(不是先問有沒有女友,可以推敲到Emma潛意識的想法),Adèle最終的殺手鐧是問Emma性生活如何,是不是很無聊,沒有激情(Adèle在此補上的話很有趣),雖然Emma的性生活不若以往與Adèle交往時熱烈,但Emma早已有她的家庭、生活了。早已原諒妳了,卻不愛妳,也不跟妳在一起了,我們結束了,但我此生都對妳有無盡的柔情。這無疑是給本想挽回Emma,卻演變成作個了斷的Adèle最沈痛的打擊,但在愛人前還是得強顏歡笑,給她最後的擁抱。

 

      這麼近,這麼遠:Emma邀請Adèle參加畫展開幕,Adèle精心打扮(她在片中為喜歡的人特地打扮不是第一次,這是很有趣的細節),但卻被Emma視為一般朋友閒話家常,在Emma的心中,Adèle早已是外人。穿著藍色衣服的Adèle,承載著太多關於「藍」的回憶,卻也因不再blue而非常blue。Emma的藝術家伴侶隨口指出Adèle身影也在展出的畫當中,無疑暗示着她雖在畫裡,卻已不再Emma心裡的事實。看著Emma與伴侶有着相同的藍眼睛,兩人如膠似漆。Emma是回不到身邊了,Adèle決定離開,就這麼頭也不回地走了。或許哪一天當她回首過去,這一段經驗,能使她進化成更好的人。我第三次觀影時,這段令我印象最深刻之處是,Adèle在女同酒吧被搭訕的場景居然跟在畫廊被搭訕的場景這麼相似,或許暗示着新戀情的機會(但也可能暗示着機會的破滅);而兩人在街頭相遇交換眼神時與Adèle孑然離去時的音樂相同,首尾呼應。

 

      我很崇拜的劇作家紀蔚然冷伯在某一本書中說,小說家與導演是上天的寵兒,因為他們耳聰目明,能敏感的細察一切人事物,化作為最好的作品。而這部電影結合了不止結合了兩者,而是結合了天才小說家與天才導演,甚至還加上兩位女主角從影以來的最佳演出(請務必進電影院看看這兩人有多勇敢無懼。Adèle早已是各大影評心中的無冕后了),毫無疑問是傑作。就我看來,這部片的最大缺點應該算是前半部,太想貼合漫畫,而畫虎不成反類犬,但後半段漸入佳境,走出自己的風格,極其動人。性愛戲太長,太不貼近現實也算是缺點之一(附上相關文章 1 2,這或許是Kechiche以男性之姿,對女性或是女性性高潮表達崇敬的方式(他在電影中透過某一角色之口談到女性性高潮的神秘與極度歡愉,是男性永遠都無法體驗理解的);而Léa與Adèle雖然都是straight,但可以理解她們是比朋友更親密的戰友,片中太多舉動真的就是熱戀情侶非常愛對方才會表現出的,她們對彼此的感情應該非常深(沒有yy的意思)。這部片訴說了愛情的各種樣貌,對青少年(尤其是同志青少年)來說,可能能影響他們日後處理感情的方式,讓他們瞭解,不是只有你獨自面對這種狀況,而是幾乎每一個人的共同情感經驗。對我而言,這部片是一趟屬於我的旅程,教會我重新用不同方式看待世界(事實上,我每每看完這部片,都會惆悵、心神不寧好幾天,在紐約的時候,我甚至差點在MoMA哭出來,我可能對此片著魔了吧)。電影中,階級是破壞兩人關係的最大問題,現實中,這部片引起爭議的部分不也正好相同:工人階級出身的Kechiche與電影世家出身的Léa在價值觀上的不同也差點毀了這部片,幸而,這部片還是在各地上映了(雖然有保守派阻撓,美國票房很不錯!),讓世人得以親眼看見這個平凡又唯美的愛情故事。(補上Kechiche訪問 1 2Adèle Exarchopoulos訪問;兩人訪問 1 2

blue-is-the-warmest-colour-alt-poster-600x937  BX9C9FOCUAAtKci.jpg-large  BX9C2clCMAEfmPr.jpg-large  BX9CnAyCQAAzeJC.jpg-large  BX9Ca8ECEAAn9kh.jpg-large  BX9CqcNCcAA8TNT.jpg-large  BX9CS3PCcAANmEN.jpg-large  BX7Vv2OCAAArIxi.jpg-large  BX9CNk6CEAAqv6U.jpg-large  

 

     延伸聆聽:夜闌人靜時想到的歌,Holly miranda《Everlasting》《Desert Call》、Mr.Children《常套句》、《しるし》;盧凱彤在Legacy的翻唱四部曲《失落沙洲》、《出走太平洋》《飛鳥》、《告訴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encer 的頭像
Spencer

Nerdland

Spen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orly HudsonSebert Bralis
  • 你寫得好棒喔!!!!
  • 謝謝留言支持。 :)

    Spencer 於 2014/02/25 10:45 回覆

  • 肥內
  • 不過,基於導演過去那些驚人的作品,我倒沒特別欣賞《藍色》,順附在另一網站上針對本片與《湖畔春光》的隨筆一篇:http://artforum.com.cn/film/6104#。
    另,雖然導演沒明說(所以也就沒有正確答案),我的「分章」比較傾向於分手後才開啟第二章,哪怕兩章的比重因此看起來非常「失衡」。
  • 偶像來訪,我受寵若驚(您真的是我最佩服與欣賞的台灣影評人),讓您看到小站拙文其實我有些不好意思。

    這個部落格的文章大概有一半都跟《阿黛兒》有關,我亦寫了3、4次心得(只是不見得在標題上看得出來),這麼喜歡這部片,我不諱言,當然跟我的女同性戀身份有關,這也是我書寫本片的動力。而我於2013年多倫多影展時也看了《湖畔春光》,亦是我去年最喜歡的片子之一(我覺得《湖畔春光》比《阿黛兒》更好,只是我私心偏向後者);Kechiche的電影我也都很幸運地看過了(最喜歡《家傳祕方》與《愛情躲貓貓》,《阿黛兒》讓我有融合兩片之感),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阿黛兒》並不是他最好的作品(我其實很喜歡他之前片中很多素人演員)。

    至於您說的分章點,我覺得非常有道理,若依您的分法,我想第一章可能始於馬路一見鍾情之時,或是阿黛兒與恐同的同學吵完架,與Emma去畫廊之際(或在此可算上一個小結)也許是我看了原著漫畫太多次,太熟悉原著的架構才會如此被制約在這樣的分章(事實上電影本來有拍A與E做愛被A的媽媽發現,而A被迫要在父母與E之間做選擇的一場戲,後來被導演拿掉,或許要真的放入這樣的轉折點,才會是更明確的分章點),總而言之,很感謝您提供我全新的觀影視角。

    在下完全沒有任何的電影理論背景與基礎,不敢妄稱影評,只是感想心得而已,會持續以您為榜樣認真努力,希望有朝一日能有您百一觀影功力,再次感謝來訪與賜教,謝謝。

    Spencer 於 2014/02/25 11:02 回覆

  • 肥內
  • 還偶像咧…又是一身冷汗……

    嗯,前些日子為了有可能訪問導演,當時基本上除了《黑色維納斯》之外,我重看了前三部作品(基於某種原因,對我來說,《維納斯》不是一部可以輕易重看的片……想起多年前聽彭廣林講古典樂,說到對他來說,貝多芬的《九號交響曲》的重聽要像儀式般的莊嚴,雖說《維納斯》還不到那麼偉大,但性質稱不多;但有一部份原因是很擔心當時不是很專心的觀看,可能會在重看時改觀),然而,比較能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或許是《愛情躲貓貓》(對我來說啦!)。不過,這不是重點。

    《藍色》的漫畫之前因為有大陸網友作了「漢化」,所以也讀了,老實說,畫風並不是我喜歡的。若以漫畫透露出來的淒涼氣氛,我倒喜歡電影版的活力。
    至於分章節,導演也在訪談中聊過,其實在哪裡分不是重點(哪怕他原初的構想確實有分章--所以也還是讓人好奇他自己的分章是在哪裡),不過若硬要分,我自己的直觀感覺,就是影片開始到與艾瑪分手是一章;其後到影片結束是一章。
    嗯……不過,看過這部片之後,暫時也不是那麼想再多談他了就是……

    以下貼上我原本希望在訪問導演時提出的問題(當然,後來這個採訪沒有成行,基於電影公司本來說只有三十分鐘的採訪時間,所以問題也比較濃縮,並沒有想要面面俱到):
    *從《黑色維納斯》到《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彷彿有一種拍攝上的延續性,只是攝影機從身體與空間的關係轉換到臉孔與臉孔間的關係,您表示過,特寫鏡頭排除了空間,可以讓觀眾有更多想像空間,因而讓觀眾有更多參與感,這種說法適用《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嗎?以及,您希望觀眾參與的是影片中的哪個層面?

    *您在談《家傳秘方》時曾表示過「想把一個很少被呈現的世界呈現出來,讓它能夠存在」,拍攝《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乃至於上一部《黑色維納斯》)也是本著同樣的初衷嗎?為此,您有參考別的同志電影或甚至色情片嗎?

    *片中有一處不協調的剪接,就是在酒吧裡阿黛兒與艾瑪聊完之後,阿黛兒目送艾瑪與友人離開時,您用了兩個鏡頭來拍攝阿黛兒目送艾瑪的表情,但明顯讓她在動作上有點重複(我們甚至聽到酒吧裡的背景音樂也重複了一下子),這裡是刻意製造的效果嗎?

    *您過去的作品似乎很嚴厲要求觀眾對自己看到的東西不斷進行解釋,而如今,在《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中,觀眾可以直視卻反而無法思考?亦即,從《黑色維納斯》開始,現代題材是否無法再挖掘出可以探討的議題?順帶一問:為何突然挑選了一個19世紀的題材?《黑色維納斯》與您其他作品之間除了人種、弱勢問題外,是否還能有什麼連結嗎?您在選擇題材上有什麼標準嗎?特別是當看到您的《黑色維納斯》時,我們感到非常震驚,即使同樣屬於弱勢族群,但您卻讓我們看到一種不同的「奇觀」。

    *您的劇情長片看起來似乎有從語言轉換到身體,或者說兩者不斷碰撞的情況,請問您如何看待這兩種元素?身體是否是在無法交流時的溝通工具?這兩者如何共存?或如何擇一表現?又,這是否是您對電影發展的某種探索?

    *您對電影史的參照情況是否自覺?比如《家傳秘方》對《單車失竊記》;而《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在美學上似乎傾向於德萊葉的《聖女貞德受難記》或約翰‧卡薩維茲的作品。

    *做為演員出身,您的影片看來非常仰賴演出,請問您對電影表演最根本的態度是什麼?

    *您對以鏡頭捕捉身體似乎一直都相當自覺,就像在《都是伏爾泰的錯》中,兩位女性的出場,都有由男主角視線與她們胸部平行的鏡頭。為什麼《都是伏爾泰的錯》會成為您第一部作品?在這部首作中,是否傳達了您對電影創作的一些主要的思維?

    *我們有一個假設:《愛情躲貓貓》的片名(「閃躲」)可否用來說明您作品的一種美學特徵或者場面調度的核心思維?比方說在《黑色維納斯》開場那又要給觀眾看卻又在閃躲觀眾視線的性器,是否有意挑戰觀眾的忍受力?(這一點似乎在您關於《家傳秘方》的訪談中有明確提過,所以我們開玩笑說「您要屠宰一戲院的觀眾簡直輕而易舉!」)

    *事實上從呈現出來的影像看來,我們實在很難區分哪些是設計、哪些是即興,演出經過多次排練?還是拍攝時允許有即興的成分?比方說《愛情躲貓貓》中瑪嘉麗在莉迪雅與朋友在一起的時候跑來質問她這樣的戲,類似這樣的戲裡頭,您的攝影機是參與了「衝突」嗎?您怎麼看待手持攝影的拍攝方式?您會先觀察排演情況再考慮攝影機的搭配?還是相反?


    最後,再囉唆一句:在下的理論背景也很單薄,都是瞎讀、瞎理解……希望在閱讀我的文字時,請千萬謹慎,別被我誤導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