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我回來了。從3、4月時斷斷續續地感到身體不適,一直沒能將2月以來整理的各色資料匯集成文章,5、6月時真的生了場不小的病,倒了,回台調養至今,現在好多了,但累積這麼久的資料看來是能處理成好幾篇長文,我在身體允許的情況下會陸續更新。

 

      大家期待已久的Carol已拍攝完畢(從2月12日於Cincinnati開拍,4月底已殺青),現正進行後製(IMDb的討論區有一堆很厲害的粉絲挖到各種獨家消息和圖片,而這個Tumblr更是讓我佩服至極,建議大家沒事就去這兩處看看,外加FBTwitter,隨時保持消息更新狀態),也根據前述的Tumblr消息稱Carol在在2015春季之前都不太可能完成製作--這也正是說Carol可能直接於2015坎城影展初登場,先不說坎城是三大歐洲影展中最受世界肯定、矚目,參賽片素質最高最齊的,在La Vie d'Adèle得到金棕櫚之後,可稱為Lez片的聖地阿,希望能再下一城,奪下2015金棕櫚!附上Cate Blanchett於得到奧斯卡後上Ellen Show的片段Cate與Adèle Exarchopoulos的新聞;飾演Abby的Sarah Paulson上Late Night with Seth MeyerJimmy Kimmel節目和一篇關於Carol的文字訪談(是個相當幽默的人呢!)更令人開心的是,台灣的甲上娛樂也確定代理此片囉!放上Cate超美的奧斯卡照片與Carol劇照(新聞網頁)。

rs_634x1024-140302163211-634.cate-blanchett-oscars.ls.3214 BEST-Actress-Winner-Cate-Blanchett-Oscars-2014 75 carol-rooney-2  carol-2  

 

      至於我本人最近的大發現,則是回台之後搞定完惱人的DVD區碼問題後,終於得以一見R. W. Fassbinder的女同片《Die bitteren Tränen der Petra von Kant》(英譯:The Bitter Tears of Petra von Kant),看完即驚為天人,這部明顯受到伯格曼《Persona》的片子,是Fassbinder在飛機上花了10小時左右就完成的劇本(唐山出版社有出版法斯賓達的舞台劇劇集《貓脖子上的血》,其中有收錄此電影原初的舞台劇劇本,只可惜是以英譯本為底),花了10天就拍出來的電影,劇情對白銳利無比,拍攝手法高明(無論是運鏡或是場景等),角色性格多變而複雜,是我看過的女同片中,讓我印象最深,最驚艷,拍的最好的一部(私心最愛的還是La Vie d'Adèle)。請各位一定要找來看看。

      看完這部片後,我就迫不及待找了各種書籍文章,想瞭解Fassbinder其人其影,讀了兩本中譯書(《法斯賓達的世界》與《法斯賓達論電影》,都寫得非常好),看了幾部他最有名的片子(他10餘年的拍片生涯拍了40餘部片,還不包括一大堆舞台劇,看完他所有的片子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很多片甚至是很純然的「德國經驗」電影,對德國文化語言不了解深入,無法領略其中的精髓真味),他已成為我最佩服的Film Hero,更是至今最喜歡的導演,更可說是最具代表性,影響力最大的同性戀導演之一(順便推薦《Faustrecht der Freiheit》與《Querelle》兩部男同片》,對現今的酷兒導演們影響極大,包括:François Ozon、Todd Haynes、Alain Guiraudie、Lisa Cholodenko(近期的紐約時報有提到她。而她最新的電視迷你影集Olive Kitteridge也將會在威尼斯影展首映)等,而法斯賓達與其偶像Douglas Sirk一脈相承之風,也可在這幾位導演的電影中看到明顯的影響(Haynes的Far from Heaven就是跟Sirk致敬之作,Carol必定也會受到Fassbinder與Sirk的影響,拭目以待);另外,不得不提他以一名中高社經地位的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白人男性之姿,卻精準刻劃了少數與弱勢份子的處境,大大影響幾位現今歐洲名家導演之作品,如Abdellatif Kechiche與Fatih Akin(其於坎城影展得到最佳劇本獎之作Auf der anderen Seite亦有女同劇情)。雖然Fassbinder本人私下(以多部傳記、訪談來看)可說是混蛋中的混蛋,但因此因人廢影也太可惜。他亦常被批評厭女、反猶太、甚至反同。但就我個人而言,仔細審視他影片中的內部思想之後,反而覺得他比較像是不被當代人瞭解的先知,片中很多少數、弱勢族群被壓抑後的扭曲行為是那麼真實駭人,他在訪談中的真知灼見,一針見血,更一語驚醒夢中人如我,在他死後這麼多年,這些弱勢、同志等問題不斷一再發生(書中名言如:「美化不過是毀謗的另一種形式。」;「愛不能輕易摧毀黑暗。」;「當外部威脅消失後,弱勢族群的問題才真正浮現。」;「唯有當死亡被接受為生存的這一刻起,生命才可以支配、可以掌握。」;「在感情中,愛得比較少的人,權力比較大。」等)

      而Fassbinder也拍犯罪電影(第一部劇情長片《愛比死冷》便是),風格頗似Claude Chabrol,但可惜的是他從沒有拍過我另一個偶像Highsmith的作品(Chabrol、Hitchcock、Wenders、René Clément與Anthony Minghella等名導都拍過,但熱愛犯罪電影的法斯賓達卻沒有),未能見到兩位酷兒鬼才老祖宗的合作,對我來說真是遺憾。另外,法斯賓達給我的另個啟發是:這個世界需要更多Lesbian Film Masters(我一個都想不到),至少要有一個有如他或是Derek Jarman、Pedro Almodóvar地位者,Lez films才不會那麼單調無味窄仄,不過由此也可看出女性或是女同在電影界的弱勢。Fassbinder也被很多影評與性別研究者認為其實他內心是個女性(亦有女演員反串於電影中扮演過他),他也從不掩飾他的性傾向與自身某些很女性的特質,我想,或許要等到哪天女性主義(非過激而不理性,仇男的女性法西斯主義)真的成功,亞洲的男性才不用背負着如此大的父權主義陰霾,不再男兒有淚不輕彈,誠實面對自己也有陰柔而多熟善感的一面,這不只是女性的勝利,而是所有性別的勝利。

rainer-werner-fassbinder-01  9q1ss2m4  

 

      同場加映:其實今年4月我還住在北美時,因為離住的地方近(約四小時車程,我搭灰狗巴士),就去看了Brandi Carlile與管弦樂團的音樂會。在買票之前其實一直很猶豫,因為是巨星般的票價,不過後來想想人生可能也只有那麼一次機會,就還是去了(後來回想起來覺得還好有去!)。開場相當相當的驚喜,三人從音樂廳的一隅突然冒出,Twins用烏克麗麗彈奏《Oh Dear》,雖然整場演唱會都是Acoustic,卻還是很搖滾,加上Brandi太獨特,太迷人的嗓音於現場變得更折服人,我整場都陷入恍惚沈醉中,感覺非常超現實,我多次感動到哽咽流淚,被征服到覺得此生無憾。而因為是在音樂廳,Brandi也秀了清唱與嘗試唱接近海豚音的超高音;每首歌用了管弦樂的編制之後,耳目一新,Brandi的第一張單曲《Follow》更呈現了很本初純粹的樣貌。而當唱到她最有名的《Story》(這是我聽過最浪漫的情歌),氣氛完全被帶到高潮,全場彷彿都為了此刻而生,而新專輯節奏感超強的《Raise Hell》,更是讓觀眾一起打拍子High翻,結尾的鋼琴版《Before it breaks》與《Hallelujah》劃下最動人的句號。最後,他們除了宣佈5月份開始錄新專輯之外,Brandi的老婆Catherine(當晚也在現場)已經懷孕一陣子囉,很快就可以看到兩人的女兒了!

      很多Lez的演員歌手,很怕出櫃,怕大家因為她們同志身份而忽略的她們才華,喜歡的是她們身份而不是才華。我反而覺得相反,很多女同名人,我都是先透過身分而認識她們,而透過她們的才華,才得以讓這麼性質多樣、這麼相異、那麼不同的美麗世界、視界開闊。

IMG_2150 IMG_2153  

 

     同場加映2:分享一則關於Megan Ellison的有趣新聞,她可能會監製一部關於Greta Garbo與Marlene Dietrich的電視劇(或是電視電影),與The L Word的Alex Kondracke和Angela Robinson合作,而其中會不會談及兩位Divas與Mercedes de Acosta的三角戀(?)呢?令人期待!(關於這段戀情之詳情,請參考毛尖《一直不鬆手》中〈別說我從沒給過你花〉,我好崇拜毛尖阿!);又,我最近弄到一本非常有趣的書《The Lesbian Film Guide》,我花了一整個週末研究了一遍,會在下一篇文章中分享並分析我從這300多部片中選出的片單與心得花絮,敬請期待。最後提一下LP的專輯已經出了,博客來可以購買,而Julie Maroh的第二本書《Skandalon》英譯本也即將出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Nerdland

Spenc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