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nerdjellyfrog@gmail.com

     把讀劇本的心得筆記另開一篇,免得在不小心就被雷到了。另,有趣的劇情其實很多,此處只是節選。

 

6月6日---

     讀劇本讀到第39場,剛好是坎城官方釋出片段Abby接走Carol之處,至今的感覺是,比起結構相對鬆散的小說,劇本寫得很簡潔緊密,很多地方相對合理,也更改了很多小說中的細節(所以其符號與象徵也不同了),而光到此處就用了兩次「閃回」,不過還沒讀到最後,不確定這樣設計的理由與整體結構為何。

     Carol從小說裡的買娃娃到改買玩具火車(還拿了女兒Rindy的照片出來,順便帶出這號人物),在寄送上似乎比較合理(因為太大,而且百貨還有幫人組裝的服務,電影中Therese甚至有點火車控);Carol遺落手套在櫃台上,Therese連着小紙條寄回給她,比小說中Therese唐突寄卡片給Carol更合理,但原著中的Carol似乎更有冒險精神?!有拍一場Carol收到紙條的戲,她先是揉掉丟掉(之後她說誤以為是男人寄的),但後來又撿回來攤平。Therese腳受傷後用了頭上耶誕帽的棉花止血(所以後來變成染血的帽子),之後Carol說她喜歡耶誕帽(但Therese之前一直很不情願戴上),原本小說中是臨時去買衛生棉,抽裡面的棉花出來止血,這裡改掉後符號與意義當然不同,但是否有深意我還要想想---搞不好只是不想多拍一場買衛生棉的冗戲。

     有一場讓人印象深刻的戲,是Richard夜宿Therese家,主動求歡,Therese拒絕,卻反過來要幫他手淫,完事後還看了手上的精液(劇本上就是寫得如此露骨),除了這樣處理性覺醒與對男人冷感的方式很特別,也很讓我想到Haynes《Poison》與New Queer Cinema時期導演的直率大膽。

     沒想到很多視覺與聽覺的象徵是在劇本裡就有寫了,相似的服裝、電鈴聲都變成記憶連結點(也是閃回點),連鏡子的使用也寫在敘述中,所以影像感和立體感成功可能一部分要歸功於劇本。

     可以理解為什麼在坎城要選擇餐桌戲當Teaser了,因為的確是目前讀起來最有張力的一場戲。有別於小說中的Therese視角,劇本在這場戲的描述則是兩人很平均分配雙方視點與內心描寫,有趣的一點是劇本描述兩人盯著對方看時,用了大量的Clock(動詞),讓我想到Variety訪問Cate裡有一段"She eventually offers some details about how she unlocked her latest character. Blanchett turned to the film’s costume designer, Sandy Powell, for help. “We asked, ‘What is the most erotic part of the body?’” Blanchett says. “We kept saying that wrists are really erotic. The neck. The ankles. The way Highsmith writes, she’s got this exquisite observation of detail that most people would miss, but a lover’s eye never would. We talked a lot about erogenous zones.” 愛人的眼睛很銳利的呢,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劇本雖然不像小說直接寫出Therese第一次見Carol就想撲她懷裡,但她的愛慕之情可是溢於言表(Therese在Carol翻菜單時看都沒看菜單,當然在一直看Carol,等Carol點完菜時,她說了"I'll have the same." "All of it",「全部」難道只是指菜而已嗎?)。當然電影還是要有很多很立體具有影像感的符號,例如阻擋兩人最直接的就是桌子這個物體;符號學裡通常代表「性」或「生命」的菸(其中有一句敘述是:CAROL lights THERESE'S cigarette. 點燃的不就是慾望嘛);有「引誘」、「沈浸陶醉」意味的酒。

        這場戲的處理非常緊密,利用Therese問了Carol的香水(小說中只聞到沒問),藉以提起正在辦離婚的Harge;Carol問了Therese一個人住嗎?Therese就提到Richard想搬去跟她住,想跟她結婚;一出餐廳更是讓Abby直接來接Carol,小說中分好幾章出現的人物一次被提出來。

 

6月11日---

     讀到第70場。劇本不同與小說之處其一就是平均分配了兩人的視角與戲份(所以應該沒有誰是女配角的問題吧),常常會用似「平行剪接」的方式(也可算上一種蒙太奇吧),Carol的行動進行一半或告一段落,立刻剪到Therese的行動。在Abby載Carol去Harge老闆的派對路上,放進一場Therese在空白筆記上寫Carol的名字與相約時間的戲,除了暗示Therese即將打進原本只有Abby進得去的Carol內心世界外(也可說是兩人的生命已經交織,不可分割了),劇本特地強調除了那行字以外「這頁空白」,Carol的地位獨一無二不言可喻。小說中則是有兩處關於Carol名字,都非常私密與甜蜜,一是在Carol自己寫送貨單地址之時,Therese看著她寫(像是永遠不會忘記的秘密,永遠銘刻在她記憶裡),另一則是Therese要寄信給Carol時(差點寫下「我愛你」)。

     Harge將Carol載回住處(此處可與之後Therese到Carol家作客時,Harge突然闖入相對照),Carol遍尋不着鑰匙,Harge拿出自己的那份,明顯的一種主權宣示---我雖然已不住這裡,但我想來隨時可來;Harge明顯還對Carol有情感,問她平安夜是否有人陪伴---刻意透露Harge很清楚Carol與Abby的關係(小說中是利用Carol之口,在公路旅行的時侯告訴Therese,她把所有Abby的事都告訴他了),因此他首次看到Therese時,直覺她就是Carol的新情人;Carol把Harge關在門外,將Rindy抱回床上睡覺的無聲戲,充分表現出她的母愛與對女兒的深刻情感(小說反而沒有如此強烈),然後獨自回房間,「無情緒」地盯著玩具火車(火車可算是Therese的象徵)。

     Carol載Therese去家裡,劇本敘述Carol在開車時顯得很自在,車裡像是專屬她一人的世界,而Therese這次是「真的」進入她的世界了。有著攝影師的本能般,她從車裡的豪華內裝到Carol服裝一路仔細觀察,甚至還輕撫了儀表板,Carol則算是有限度放任她「摸索」,接著進入林肯隧道,則是進入了專屬兩人的世界(從一人世界變為兩人世界),隔離眾人,小說裡Therese甚至想到如果隧道崩塌,兩人的屍體被拖出來時,還是在一起的。劇本裡Therese則是直接對Carol說"I wish this tunnel went on forever.",Carol先是皺眉而後略略微笑,車上的廣播響起Jo Stafford《You belong to me》。

       《You belong to me》又成為一個記憶點,讓Therese從回憶中稍微回到目前身處的派對(小說中最後的派對,也帶出Genevieve這個Carol的鏡像投射),接著繼續回憶她跟Carol。劇本讓兩人回家路上就直接去買耶誕樹,不像小說鋪陳較多,也是劇本必須緊密的部分。買樹戲就是坎城公佈的另一個片段,賣樹的男孩感冒了,Carol親切問候與遞給他面紙,跟之前她抱Rindy回床上睡覺時可以連結,謎一般Carol的溫柔時刻。載樹回家時,在劇本裡(有引用某些小說原句)樹雖然隔絕兩人,卻也是讓Therese感覺雖然看不見Carol,但她就在身旁的中介。一回到家,Rindy跑出來,此處導演就略拍的劇本不同,劇本讓Therese在手足無措時坐在車裡一陣,但由片段可看出Therese很早就下車,站在車門旁不知所措。

     Carol與Rindy一起佈置耶誕樹,Therese在廚房準備茶跟餅乾,透過門看著她們(讓客人準備茶點?!Therese是被框隔出去的外人,明顯被冷落),Rindy在一堆裝飾物裡找到星星,由Carol放到樹的頂端(小說裡是Therese用紙剪出的天使放到頂端),三人都很開心---與小說中只有Carol與Therese在這場戲裡不同,這裡的三人互動,可看出Therese居於劣勢。Therese之後隨手彈了Carol家的鋼琴,曲子就是《Easy Living》(小說裡彈的是Scarlatti的曲子,明顯帶有宗教意味;而小說裡《Easy Living》是由Carol帶出)。

     看到目前覺得最期待的戲---Harge突然闖入(直接拿鑰匙開門),進門時頭撞到Mistletoe(這其實暗示了等會的衝突,Carol與Christmas的等等意象是密不可分的),兩人在門外爭執,Therese在室內藉由門、窗等「框」偷聽窺視,甚至還開了唱機想要平復自己的情緒,於是室內就有忽大忽小且不甚清晰的爭執聲與音樂聲交織,這樣的一知半解已經將觀眾的好奇心提高,但劇本時而將觀眾放在室外(幾近全知爭執內容),又時而切回來Therese所在的室內,一下與Carol在現場,一下與Therese一起旁觀,簡直是將觀眾玩於股掌。

     Harge在爭執間跌倒,趕緊跑回車上對著Carol將車門關上,Carol也回到家關上門(看到這種最明顯象徵,就知道兩人的關係已經完蛋,任何可能性都斷絕了),回來對Therese當然不會有好臉色,除了先將唱機(Therese面對爭執的武裝)關上,也在Therese試圖想緩和情緒時打斷她說話,然後載Therese去車站。同樣的場景,原本有曖昧氛圍的車裡,這次沒有樹的阻擋,坐的很近,兩人心裡的距離卻是遠到不能再遠,無任何對白。Therese坐上火車,從窗戶看到Carol的車開走,對襯一旁旅人的醉意與笑意,火車開動,Therese哭了,兩者的交通工具---代表Carol的車與代表Therese的火車,將兩人帶往最遠的彼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Nerdland

Spenc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