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念中文系的時候我對紅樓夢沒太大好感,認為它太博大而無從讀起,也大概只有高中暑假斷斷續續讀了前八十回的印象,前幾年因為HOCC做了賈寶玉,我就拾起紅樓重看細讀,沒想到愛不釋手,為其心靈深度及藝術高度震懾不已。之後也讀了一些紅學名家大家的書,或是網路上紅迷的文章,愈讀愈見其深邃而不可測。愛情在紅樓夢中只不過是甜美的糖衣,包裹人間的大悲劇,而從悲劇中悟空」;老是被我稱作祖師奶奶的張愛玲,文風直承紅樓,卻多了華麗蒼涼,是我認為最有資格得諾貝爾文學奬的中國作家,也是最有條件續寫紅樓的人。我從《傾城之戀》開始接觸她的書,而後接觸到寫實殘酷的《秧歌》,跟上電影風潮看的〈色戒〉,一直到我在這篇要介紹的晚年作品《同學少年都不賤》。

 

     紅樓夢中提到男同性戀者之處算多,性愛描寫還不少(中國到西化之前,同性戀一直都沒有被嚴格批判,反而是普遍都可以接納的事,這篇文章可供參考),而女同性戀者在紅樓中嚴格來說只有出現在第五十八回「杏子陰假鳳泣虛凰 茜紗窗真情揆痴理」雖然在當時同性戀是不大會被批判的事,但也不代表會被書寫在各種作品中(如有也都以男同性戀為主),除了如《聊齋誌異》有略微提到之外,將情感寫得如此細膩的,甚至還在放回目上(可見其重視程度),就我所知大概只有紅樓。

    「杏子陰假鳳泣虛凰」主角是「十二官」的藕官及菂官,「官」代表的就是戲子,十二官就是十二個梨園女子。十二官被邀到賈府唱戲,其中小生藕官及小旦菂官常在戲中扮演夫妻,日久生情,假戲真做。而後菂官過世,藕官偷偷燒紙錢時被寶玉發現。但全篇並不是透過藕官將故事直接告訴寶玉,而是透過旁觀者芳官之口側寫兩人情誼。

     芳官笑道:「那裡是友誼,他竟是瘋傻的想頭。說他自己是小生,菂官是小旦,常做夫妻。雖說是假的,每日那些曲文並排場,皆是真正溫存體貼之事,故此兩人就瘋了。雖不做戲,尋常飲食起坐,兩個人竟是你恩我愛。菂官一死,她哭得死去活來,至今不忘,所以每節燒紙。後來補了蕊官,我們見他一般的溫柔體貼,也曾問他得新棄舊的。他說,『這又有大道理。比如男子喪了妻,或必當續弦者,也要續弦為是;但只是不把死的丟過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續,孤守一世,妨了大節,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你說可是又瘋有呆?說來可是好笑?」寶玉聽說了這篇呆話,獨合了他的呆性,不覺又是歡喜,又是悲嘆,又稱奇道絕,說:「天既生這樣人,又何用我這鬚眉濁物玷辱世界。」(引自鄭慶山 校 《脂本彙校石頭記》)

     我心中的賈寶玉就像得道前的釋迦牟尼或是青少年耶穌基督,他見到這樣的景象毫無不屑厭惡,只是讚嘆。(有人說,極右派基督徒即使見到真正的耶穌,也會討厭他討厭的要死,因為耶穌不僅是猶太人,更是貧窮的社會主義者。可參考杜思妥也夫斯基《卡拉馬助夫兄弟們》中的「宗教大法官」一節)如此描寫女同性戀者的情節,在近代西方都不常見,可見紅樓夢作者的眼光深遠即思想開放。(這裡只節錄了一小段,建議大家去讀原文。)

 

     接下來談張愛玲《同學少年都不賤》(找到一個寫得極佳的部落格文章,不過建議讀完小說再看;號稱「張愛玲男友」的陳子善先生的文章)。《同學》是張愛玲過世之後才在皇冠出版的短篇小說,書名改自杜甫《秋興》之三:「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裘(有版本作「衣」)馬自輕肥。」。引用此詩作標題,自然講的是老朋友多年不見,兩人際遇已不同以往。書中以趙玨第一人稱書寫,交錯敘述現在、中學、大學和幾個女同學(恩娟、芷琪與學姐赫素容)的記憶事件。但第一人稱本來就是不客觀的,也正是因為不客觀,讀者才得以透過趙玨的視野觀點瞭解事件的來龍去脈,張愛玲亦埋下很多伏筆使讀者自行解讀猜測(也就是上面提供的部落格中提到的海明威「冰山理論」--水面上只看得到一兩成,剩下的八成需要細讀品味),尤其書中刻意引用大量對話,無論是語氣、用字都是最好的理解線索--例如對不堪之事避重就輕,呈現出完全不同於事實的敘事。因為不想透露內容細節,就寫到這裡,建議大家看完小說後讀上面的部落格(強烈建議!)

     皇冠的張愛玲全集改版了好多次(雖號稱為全集但都沒收齊),這篇小說現在放在《色,戒》這個短篇小說集裡。

     

     中華文化對同性戀者一直是很寬容的,由這兩個偉大的作家就可作見證,大器大度絕對遠遠超過歐美,所以別妄自菲薄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encer 的頭像
Spencer

Nerdland

Spen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